青岛实验初中

班级评价系统

青岛实验初中

学生评价系统

青岛实验初中

选修课

青岛实验初中

资源库

校/长/之/声
我的读书场景
发表日期:2013-11-15   浏览次数:1826

    《亮色——第一届育才文化节“和学生一起读书”活动征文集》即将付梓之时,文化节组委会让我在前面写点什么。扪心自问,自识字至今垂50年,书是一直没放下,论本数也不算少,但其中经典几何,又参透几分?实在说不好。转个话题,用这个机会说说自己的读书经历吧。说来惭愧,半生读书,纯属非经典阅读。就像家常吃饭,是吃来自家饱肚的,至于色、香、味、形、器、养,没想那么多。从主观上说,是自己懒散,读书不求甚解;找点客观原因,与我的读书经历是密切关联的。40多年读书,回头捋一下,大约能分成四个时期。

    从5、6岁开始看小人书、故事书,到初中毕业这十年,是我读书的沙漠时期。所谓沙漠,一是说当时的文化环境。这十年正赶上革文化命的十年,家里的书破四旧了,图书馆封闭了,书店里是一片红海洋,那时候要找本领袖经典以外的书,真比在沙漠里找棵树还难。再是说思书若渴的心情就像沙漠对水的需求。小学、初中的同学,只要家里有书的,几乎被我借遍了。那个时期能见到的书,很少完整无缺的,就是缺头少尾,也照样如获至宝,看的津津有味。记得看完《西游记》的上半部,过了几年才找到下半部,知道孙悟空成了斗战胜佛,了却了念念在兹的一桩心事。在读初中的时候,为了能进人学校已经封闭的书库看书,主动谋了一个书代表的差事,借为班级挑书之名,在书库里一呆一下午,许多当时的“禁书”就是那时涉猎的。

    16岁进工厂做工,转过一年就是“四人帮”倒台,文化禁锢的冰川开始融化。从那时起,进入我读书的草原时期。好像是77年,消息灵通的同事告诉我可以托人代购四大名著,于是开始有了自己的第一批藏书。后来新华书店书架上也终于摆上了国内外的文学经典,到现在还记得为抢购《飘》排长队的场景。再后来就是《收获》、《小说月报》、《十月》、《译林》、《读书》等大型期刊雨后春笋般复刊、创刊,书店里摆满了人文版、商务版、上译版的再版中外经典和新译的牛仔、推理、科幻。那时候最期盼的事就是买书、读书,20岁上下,精力充沛,一旦迷上一个主题,一个时期能把这一类的书几乎穷尽。就像刚刚挨过饥渴寒冷的冬天的羊群,来到一望无际嫩绿肥美的草原,什么都好吃,永远吃不饱。这种饥不择食式的疯狂阅读,一直延续到读完师专在中学教书期间。那时在学校住单身,经常是周末去学校图书馆抱十几本还没登记的新书,一天的时间(那会只休周日)风卷残云的看完。

    应当是27岁那年,参加了日报社组织的记者招考,那应当是面向社会考试的滥觞吧,很骄傲的考了个第二名。在准备过程中,认真的把认为该看的材料看了好几遍,这次真的不是凭着兴趣读书,功利性很强。从此后,进入了读书的农场时期——有目的为实用而集中读书。在做文秘时,读公文写作;负责法规时,读立法执法;在教科所时,读科研概论;到了学校,读学校管理。相对以前的读书,这一时期读的深了、读得透了,不只是用眼看,也开始用心想,不单纯是为了好玩,也是为了好用。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有目标、有计划的读书,对熟悉业务,提升能力作用是明显的,特别是像我这样的懒人,如果没有任务驱动,很难想象能读完这么多不好玩的书籍。40不惑之后直到到今天算是读书的第四个时期,理想化一点,姑且叫它田园时期吧。就是说,读书相对进入从容不迫,闲庭信步的状态。也读哲理、也读教育、也读文史、也读畅销,既有任务驱动,也有兴趣阅读。呵呵,说了,这是理想化的说法,要真的回归田园,心不为形役,那得60岁以后吧。

    这样的读书经历,养成了我的读书特点。还是用吃饭比方,首先我不挑食,五谷杂粮,酸甜苦辣都有营养;再者吃的快,别人吃一碗的时间,我能吃两碗,效率高;还有我不讲究吃法,坐着站着都行,先热先凉均可,吃了是硬道理。我知道这不是优点,但的确是经历形成的特点;年轻人不要学我的方法,但希望从中悟出自己的方法。说了这么多读书的往事,一是怀旧,我的同时代的人们可能都有这种苦涩中带有甜蜜的回忆;二是想用自己读书经历给年轻人一点启迪,要珍惜今天这样优越的读书坏境,趁着年轻养成读书的好习惯,为了我们精神的富足,为了我们一生的成长。